于是赵宣骑着张宗的驿马出塞去追野骆驼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05 01:34    次浏览   >

书曰:大昌里男子张宗责居延甲渠收虏隧长赵宣马钱,凡四千九百二十。将召宣诣官,先以证财物故不实,臧二百五十以上,□已定,满三日而不更。赵氏,故为收虏隧长,属士吏张禹。宣与禹同治,乃永始二年正月中禹病,禹弟宗自将驿牝胡马一匹来视禹,禹死,其月不审日。宗见塞外有野橐佗,宗不□□。宣□宗马出塞逐橐佗,行可卅余里,得橐佗一匹,还。未到隧,宗马萃僵死,宣以死马更所得橐佗归宗,宗不肯受。宣谓宗曰:强使宣行马,幸萃死,不以偿宗马也。□共平宗马直七千,令宣偿宗。宣立以□钱千六百付宗。其三年四月中,宗使肩水府功曹受子渊责宣,子渊从故甲渠候杨君取直三年二月尽六229.1+229.2

自我描述: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热闹非凡,邮驿交通、民族社会,这里才是两汉与西域的经济贸易和对外交流的中心,地位相当于今天的北上广。汉简里的内容涉及这218年两汉前后若干年历史史实,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民族、社会以及边地风情、日常生活等。尤以邮驿交通和中西文化交流的资料见长,是两汉丝绸之路的实时档案和原始记录。汉简与史书相互补充,前后印证了中原与南亚次大陆久远深厚的关系。

所获奖项:被评为1991年和“八五”期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悬泉置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神爵元年(前61年),长罗侯常惠第五次出使西域。他此行的目的是为解忧公主的儿子元贵靡迎娶汉公主商讨事宜,巩固汉帝国与乌孙的结盟关系。从悬泉置记录的《元康五年过长罗侯费和簿》里可知,沿路的驿置机构早就接到命令,路过敦煌效谷县境内的悬泉置,长罗侯使团在途经歇住期间就食用了酒、牛肉、羊肉、鱼肉、米、豉、酱等,具体食用了几斤几两,历历在册。比如,在简牍中,原文这样记录“出酒十八石、出豉一石二斗”,就知道这一天酒水出账十八石,豉支出了一石二斗。就连酒水食物这些生活中的日常品进出都一一记录在册,由此可见,驿站机构的会计那是相当敬业。

西汉时期,一个名叫张宗的人骑着驿置的马,来探视他在张掖郡居延边塞的哥哥张禹,后来张禹不幸病故。张禹生前是甲渠候官某部士吏,与收虏隧长赵宣在一个地方办公。一天张宗看见塞外有野骆驼出入,但他没有去追,于是赵宣骑着张宗的驿马出塞去追野骆驼,追了约三十多里地(一汉里约合今415.8米),终获得一匹野骆驼就准备返回,还未到隧的时候,赵宣所骑张宗的驿马猝死。赵宣想用所获的野骆驼给张宗作为赔偿,但张宗不同意。赵宣说:“是你张宗执意要我骑你的驿马去追野骆驼的,才导致驿马猝死。”二人反复争执不下,最后诉诸官府。官府经过调查取证后,判赵宣应当赔张宗马钱七千。

关于汉与西域诸国的关系,史书上对一些大的事件、人物都有总括性的记载,但大多缺乏具体细节的描述,而汉简的记载却从细处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比如关于日逐王降汉,史书记载的就比较笼统,但汉简的记载就有许多过去所不了解的细节。当时由大司马车骑将军韩增和御史大夫丙吉发布文件,派人专程到敦煌、酒泉迎接日逐王。就连日逐王路过敦煌时,敦煌地方当局派出多少人送迎,吃过几顿饭,甚至从敦煌到冥安的路上累死一匹马的事,也有记载。从这个方面看,汉简作为原始记载的第一手资料提供的佐证就都是我们研究汉乌关系、汉匈关系以及匈奴与乌孙关系的珍贵资料。而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各民族文化可以更好地交融。这小小的驿站,也会推动着这条路走得更远。